I am going to introduce you to my world.
My public life, as columnist, image designer, producer, performer, recording artist, and now as guest music lecturer is well known.
I love to sing, photograph and design. I had a flourishing art business for over fifteen years.
No matter how busy I am, I make time for my family, friends and fans. Here we go!

感覺

男說︰
我不知道你是怎樣離去
是悲傷無奈還是哭泣
終於我真的失去了你
該來的還是躲不及

女說︰
你說分離不需要原因
一如相愛沒有道理
我說你真的天真的可以啊
我們相愛何需要分離...

男又說︰
突然一切都變得清晰
迷夢一場終於驚醒
現在我才真正的知道
我是多麼愛你...

<節錄自《悲秋》(PART I), 陳艾玲、黃國倫主唱及獨白>

............................

女說:
這個季節的陽金公路
是否還像往年一樣 閃爍著一地金黃
曾經用我最年輕美麗的日子
陪你走過每一個飛揚的癡狂與夢想

還有那一段長長的堤岸
浪花依舊不停地 傾訴著它的迷惘
這裏也曾是你和我肩並著肩
任海風帶著我們的青春遨翔的地方

男說:
在那條風風雨雨的路上
我們曾留下歡笑 也留下更多的哀傷
我以為我可以 不再想起你
卻總是夢到和你走過每一個地方

看著淡水每一個夕陽
那曾經發光的夢想已愈來愈黯淡
如今我終於知道等不到你
卻仍然不明白當年為甚麼愛得如此瘋狂...

<節錄自《秋止符》(悲秋PART II), 陳艾玲、黃國倫獨白>


「芝麻龍眼」的絕唱
1980年9月林育如和陳艾玲一起考上了協和工商美工科而成為同班同學,剛開始彼此還看對方不順眼,林育如的個性活潑開朗、大而化之,陳艾玲則是內向、謹慎、脾氣隨和;但後來因為同時加入民謠社,天天一起練唱反而成為了莫逆之交,開始了兩個人的重唱生涯。

高二、三時兩個人還常代表學校去參加比賽,畢業後陳艾玲補習準備考大學,林育如在一家雜誌社從事美編工作,晚上則在西餐廳演唱,林育如負責彈吉他,陳艾玲彈鍵盤,後來越唱越有興趣,一個放棄升學,一個辭去白天工作成為專職歌手。而無論公私方面陳艾玲處處依頼著林育如,但由於個性互補的關係,在工作上互相扶持,兩個人的合作默契也越來越好。

1984年6月參加中視六燈獎民歌彈唱,比賽長達半年,但最後還是得到十八次衛冕成功的最高榮譽,而在西餐廳演唱的期間她們也是最受歡迎的歌手。在西餐廳演唱的四年多後,兩人都有些職業倦怠,正考慮要合組工作室時,鄉城唱片公司找她們出專輯,於是在1988年1月以『芝麻龍眼』的名字出了第一張專輯【動不動就說愛我】,引起很大的迴響。『芝麻龍眼』名字的由來則是有一次到公司時睡眼惺忪的陳艾玲眼睛和大眼睛的林育如有很強的對比,於是『芝麻龍眼』的暱稱就這樣叫開了。

1988年11月再推出第二張專輯【重新愛一次】,這一次她們則發揮了美工的所長,參與了專輯的平面設計、封面造型等幕後工作。這張專輯同樣銷售不錯,於是唱片公司再接再勵於兩個月後推出第三張專輯【民歌往事】,其中還特別收入了她們第一次合作的歌曲《想你》。對於她們而言,一切都是那麼順利,但造化偏偏弄人。

1989年1月28日早上芝麻龍眼、王默君及宣傳陳中參加華視的春節特別節目【把愛還給大地慈善禮讚】義演活動,從台北搭機飛往高雄小港機場,出機場時搭乘由孫姓司機駕駛的計程車前往國賓飯店,沿路司機一路飆車,並跨越雙黃線,在行經中山四路200巷口時,與左轉的貨櫃車相撞,造成坐在後座右方的王默君當場死亡,坐在中間的龍眼腦部重傷昏迷,而前座的陳中則鎖骨斷裂。經緊急送醫後,與死神搏鬥昏迷十四天的龍眼,於2月11日下午1點15分逝世於高雄醫學院附設醫院,享年只有二十五歲,而讓歌迷留下無限的遺憾。

1990年7月沉寂了一年半、慢慢走出傷痛的陳艾玲推出了個人專輯【一個人唱歌的時候】,其中特別收錄了龍眼的兩首歌詞。而後又出了【心夢.淚痕】、【民歌小唱】等專輯,其間並與吳宗憲在禮拜日下午主持一個綜藝節目【五光十色】。而後在鄉城唱片結束時,加入異果音樂公司,其間推出了【秋天的故事】、【紅顏.花蝶戀】、【紅薔薇】專輯,現在陳艾玲已經完全退居幕後了。

以上是從網路節錄下來的。

有時候,感覺,連自己都不明白,但若干年後,仍然歷久常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