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introduce you to my world.
My public life, as columnist, image designer, producer, performer, recording artist, and now as guest music lecturer is well known.
I love to sing, photograph and design. I had a flourishing art business for over fifteen years.
No matter how busy I am, I make time for my family, friends and fans. Here we go!

All About Astor

Loading...

芳華

連月來忙於準備出版自己的第七張專輯,現率先在此獨家透露選曲的因由及製作的部分概念:
梅艷芳的第一首電視劇歌曲大家肯定記得是「心債」;作為影后的她,所主唱過的電影歌曲大家又記得幾多?
-「心債」除了是電視劇《香城浪子》主題曲外,也是梅艷芳出道的第一首錄音作品;現在收錄的這個acoustic四重奏版本是我在個人專輯《夜的眼睛》內的「赤的疑惑」後的延續餘韻;
-「女人心」是電影《東方三俠》插曲,由梅艷芳主演及主唱,羅大佑作曲丶林夕填詞的作品,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有心人」是張國榮作曲丶林夕填詞的作品,讓梅艷芳在電影《金枝玉葉(2)》內首唱,她的唱片只收錄過合唱版及現場版,獨唱版本為張國榮主唱;
-「無人願愛我」是劉德華丶鍾楚紅主演的電影《獵鷹計劃》主題曲。今次這張專輯內的鋼琴伴奏版本是人聲與鋼琴同步錄音;
-「親密愛人」是中丶港丶台無人不識的國語經典金曲,與另一首她的國語專輯主題曲「小心」同樣是小蟲的詞作。
猶記得在2016年《梅艷芳—致敬我們香港女兒 - 慈善音樂會》中第一次仿效她穿上婚紗演唱「心債」及「赤的疑惑」,希望藉著穿上婚紗,秉承她敬業樂業的精神,感覺也好像默默向觀眾承諾了嫁給舞台一樣!
梅艷芳,是我們「香港的女兒」,是八十年代粵語流行歌曲最有標誌性的歌后,地位超然。有幸與她在華星時期有一面之緣,她率性隨和,積極提攜後輩,是我們的大師姐、好榜樣,是巨星的典範。
梅艷芳歌演俱佳,她的歌曲與造型每每配合得天衣無縫,形象百變,深入民心,是真正的舞台女皇,一代芳華,無人能及,讓我們一起歌頌她,懷念她,讓她的歌曲代代傳承下去。

高質音檔 vs 實體唱片

上次提到高音質檔案能否在不久的將來取代實體唱片? 大家可能心裏有數,但各位下結論之前,能否分清楚,到底是數位音檔還是高音質音檔有機會取代實體唱片?
有人說,聽數位音樂的,就不會聽實體唱片;聽實體唱片的,亦不會聽數位串流。這是因為聽數位音樂的,主要喜歡其方便丶選擇量多等,而聽實體唱片的,尤其是發燒級丶高音質錄音的實體唱片,主要當然是喜歡其高音效的享受。所以兩者是各有優缺點的,視乎情況的需要。筆者由於本身是發燒唱片監製,數位音樂與實體唱片對我來說是同等重要的。
時至今日,數位音樂的發展已不可同日而語了。近年來,大家可能都試過在YouTube找音樂!然而,在電腦上各媒體找音樂,是否資料正確呢?很多人不會知道,由於版權問題,各媒體發放的數位音檔不一定齊全,資料有些更是錯漏百出!也許你會說,普羅大眾根本不會在乎呢!但實體唱片看來仍有其相當重要的地位。
事實上,高音質檔案的好處,多不勝數,但能否取代實體唱片呢?雖然表面上數據看起來已是毋庸置疑的了,但筆者始終認為,實體唱片到目前為止甚至未來幾十年仍有其存在價值,不應誤認為高音質檔案可以完全取代實體唱片。最簡單的例子是電子書可以在不久的將來完全取代實體書嗎?電子音檔只可看成其中一種方便的format,一種形式,多一種產品給我們選擇罷了。不論實體書或實體唱片,相信仍有其重要及實用價值的,喜歡看書的人,相信大多會愛上其特有的書香;同樣地,喜歡聽實體唱片的發燒友,也必定會喜歡拿在手上的存在質感,尤其是有偶像的親筆簽名的封套呢!或許可以這樣想,打字是不會完全取代寫字的,電腦繪圖與人手繪畫也有其不同的意義。因此,與其說是取代,不如說是轉型會更為適當。
再者,高音質檔案現在一般是 24/96(當然由CD的 16/44.1 升頻至 24/96 不是真正的high resolution高清錄音), 因此同時要注意的是實體唱片的定義,如果是指CD,compact disc,收錄的音檔是壓縮至 44.1,當然不會比 96 原音檔音質為高!可能實體唱片要 " 轉型 " 為沒有音檔壓縮的載體——例如黑膠唱片。而且,唱片的物料也直接會影響音效的!玩過黑膠唱片的朋友一定會會心微笑!再好再方便的數位音檔,即使是如何高音質、不失真,也絕不能完全取代實體黑膠唱片的。不過,假設你只是需要方便地在電腦旁的speakers擴音喇叭仔一邊工作一邊播點音樂, 16 位原還是 24 位原的音質應該沒有所謂吧?

發燒錄音與音樂載體之我見

繼續有流行音樂媒體的訪問主持問我何謂發燒錄音,我最簡潔易明的答案是,由零開始每一部分都超級發燒地認真和考究的高清錄音。我們發燒友都知道,外國多年來在發燒界一直有audiophile 這個專門的唱片類別,但外國人不會特別標榜是audiophile或是被標籤為翻唱碟。懇請讀者來信賜教筆者,不知是否文化差異,香港及鄰近亞洲地區都偏向以highlight audiophile作為宣傳及市場定位的考量;但近期卻連外國也開始會標明是audiophile的唱片,可見audiophile是音樂工業的重要一環。至於翻唱又是另一個很具爭議性的話題,暫不在此討論。
近這二十年來,突然大量湧現一批質素參差新錄製的發燒唱片,價格由幾十元至幾百元港幣不等,但請留意,價值與價錢並不一定是成正比的!有些靚聲錄音選用較少名氣的音樂家,和編曲取向採用配器較少的,這樣成本相對較低,銷售價格可以較為便宜,但質素不一定差。相反,為迎合發燒市場而故意標榜用了最貴的錄音配套設備丶最貴的音樂人丶最出名的製作人等等,成本可能要貴好幾倍,銷售價格也肯定不會相宜,但最終靚聲或好聽與否,是各方因素的結合及個人取向。
我相信,業內大家出發點都是有心做好音樂的,尤其是現在全球經濟不景氣,音樂工業又受到互聯網的衝擊,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影響下,我們需要時間去調適及學習,科技的迅速發展,如手提電腦丶手提電話丶高速數據傳輸技術丶無線耳機丶高效能手提音響播放器等普及化,人們隨身聽的用品太多,選擇也太方便了,隨時都可看到聽到世界各地千變萬化的音樂作品,我們鑒賞的能力亦相對進步及提升了許多,這樣自然會對唱片及音樂的質素有更多的認知及要求,發燒音樂及唱片的需求自然增加,也有普及化的趨勢。
但話分兩頭,一邊用家沿用開壓縮的音檔,他們大多是較年輕的一羣,生長於互聯網的世代,習慣在網上隨意聽大量歌曲,有原創小品,也有二次創作的翻唱歌曲,或是還沒有出版唱片的宣傳單曲,種類之繁多,大大減少了同一首歌翻聽第二次的機會。另一邊多是經歷過黑膠唱片丶卡式帶及CD的年代,較為喜愛實體唱片與其包裝之質感,也有些是因為喜歡懷舊。他們比較偏愛聽舊歌,因為舊的錄音技術比較少剪接及少調音的功能,樂手與歌手大多是偏向練熟樂曲後才一take過錄音的,不能出錯,否則可能需要重頭再錄一遍。所以揀選的音樂人是非常嚴謹的,歌曲整體也比較有真實感。反之,現今可以有更多不同的選擇,例如可以選擇音色特別的但唱功一般的新人歌手,以後期音效技術同樣也可製作出很多優秀的樂曲。此外,我也有一些二十出頭丶家境較為富裕的學生,他們會懂得去選擇購買高音質的新曲音檔,所以年齡也不一定是主要的影響因素。
除了經濟轉型等社會因素外,不同時代有不同的娛樂及消費模式,科技日新月異的變遷,現今可以不用下載音樂檔案而直接streaming 聽音樂,又是另一種前所未有的方便;那邊廂又可以逐首買入高音質的檔案來隨身聽,也是另一種可以享受音樂甚至另類發燒的方法。多種嶄新的音樂消費模式及享受任君選擇,到底高音質檔案能否在不久的將來取代實體唱片?先留待大家想一想,下期再繼續討論。

我看群星演唱會

作為監製,筆者不單要監製唱片,還要監製音樂會。由於過往曾於不同的製作公司任職,有機會製作不同的節目。小至商場丶學校禮堂,大至會展、國際舞台!因此,也經常被邀請出席大小的表演活動。除了演唱會,甚至話劇丶舞台劇丶舞蹈表演丶歌劇丶默劇丶電影首映丶各式的演奏會,以至近年興起的粵劇等,定必盡可能抽空出席,觀摩一番。就算有些節目不合口味,也可從其他角度,欣賞及參考其製作,燈光丶佈置丶音響設備丶場地限制丶節目編排丶表演方式等,太多太多值得觀看了!不單止要觀看表演者的演技,連觀眾的反應,也值得留意,也是蠻有趣的!
最近在朋友介紹下,百忙中抽空去看了一場在大會堂舉行的群星演唱會。作為一位音樂人,大大小小世界各地的演唱會實在看得太多了,所以說實在也沒有什麼期望。沒有期望反而就會有驚喜,十幾位演唱者的水準尚算平均,計有方麗盈丶胡美儀丶張立基丶林利丶方俊丶張智軒丶陳家良丶葉暐丶張琪朗等。方麗盈丶林利是無線新秀歌唱大賽出身,張立基是亞視未來偶像爭霸戰的冠軍,方俊是卡拉OK LD碟幕後代唱,張智軒丶陳家良丶葉暐是三色台訓練班的藝員。幾位較為人熟悉的唱片歌手當然比較專業,但其他新人也有板有眼,有些更有舞蹈台風配襯;當中有位叫Jacky的歌手更非常動聽好聲!竟有幾分張學友的聲底,唱功也不俗。總括是每個表演單位都各具風格,引來不少掌聲及歡呼聲,整個節目緊湊又驚喜連連,台上台下打成一片,觀眾難得投入每首熟悉又不同曲風的歌曲,有些跟著調子哼唱著,有些不期然打著拍子欣賞,演唱會在一片樂融融的氣氛下完滿結束。
不要小看這類小型演唱會,雖然偶有歌手總會臨場失準,但如果沒有這些演出機會,那會造就出將來的紅歌星?他們欠的只是經驗及機會罷了。張智軒丶陳家良丶葉暐三位新人各有特色,而且外型討好,不失為偶像又實力唱將。方俊更選唱了難度極高又較為冷門的歌曲,膽識過人,一出場已引起觀眾嘩然驚嘆,真的叫人配服。張琪朗歌聲清澈又富有感情,令人動容,聽說她還即將舉行個人演唱會。當然,要成為大眾喜愛的紅歌星,除了天時地利人和外,我看關鍵還在於個人性格與內涵。全晚最受歡迎之一的是胡美儀,由她來當壓軸表演嘉賓實在是最適合不過。除了她是多方面的藝人,有著一定的知名度外,她多年來演唱粵曲的水準每每令人嘖嘖稱奇,印象難忘。她在短短的十幾二十分鐘分別唱了流行曲及粵曲,不單演唱技巧了得,而說話的技巧也是令人欣喜的,介紹歌曲的起承轉合巧妙地令人感動又期待,這可能跟她近年來積極進修心理輔導課程有莫大的關係,可見一位受人尊敬的歌星不會是只有區區的演唱技巧吧?期待未來將會有更多實力歌手推出發燒唱片,大家請拭目以待!

當第一次變成習慣



放了一個悠長假期,又回到正常的工作崗位。讀者們,可有想起我嗎?收到很多朋友留言,問我何時會再出新唱片,回答說,正在錄製中。時間過得真快,距離上一張新專輯的出版時間,原來不經不覺已差不多兩年了!去年在歐洲製作及出版了第一張個人原音SACD及第一張個人黑膠唱片《情.懷》,和公司的另一位發燒男聲李偉一連舉行了三個簽唱會,忙得不可開交!之後已經開始構思下一張專輯的主題;與此同時,又參演了一個紀念梅艷芳的慈善演唱會,個人來說,又是極具意義的第一次!雖然我第一次的演唱會是在2013年舉行的,也是一個向我的偶像Carpenters 致敬的大型演唱會,同樣又是在九展Star Hall舉行;但第一次仿效梅艷芳穿上婚紗在舞台上演唱她的經典成名作〈心債〉及〈赤的疑惑〉,還真是頭一次!而且還戰戰兢兢地在台上說了一些話,希望藉著穿上婚紗,秉承梅艷芳敬業樂業的精神,感覺也好像默默向觀眾承諾了嫁給舞台!以往穿著婚紗在台上演唱的女歌手,其中還有鄧麗君,我猜她也有這份心思吧!看鄧麗君全程投入的又唱又跳,與梅艷芳同樣是敬業樂業,同樣是舞台女皇!很値得我們學習。
所謂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而且我們在台上表演的不只三分鐘,台下就肯定也不只十年功!只有敬業樂業的精神,才會有堅持的毅力,努力認真地改進,務求盡量做到最好,每一次的表現都令人眼前一亮,真正享受工作,樂在其中,抒發自己的情緒,讓人關注你想表達的,就是藝術工作的最佳意義。
然而,要改進甚或重新學習一種樂器或一種技能,又談何容易呢!每次見到朋友可以彈得一手好琴,或說得一口流利的外語--當然不是指外國人啦!--總會上前問問是如何練習的,得到一個結論是,習以為常地每天練習十分鐘,能夠堅持十年以上,便自然學會!起初是半信半疑的,但很快不經不覺地便十年過去了,其中那位朋友真的由不懂彈結他,變成一位出色的專業結他手!看過 TED Talks 其中一段演說,一對孿生兄弟精通十幾國語言,他們的秘訣就是每天都練習,因為他們同住,每天都在一起學習同一樣東西,一段時間後,由短暫記憶short-term memory透過練習形成working memory工作記憶,反覆練習最後成為long-term memory永久記憶, 就自然學懂!情形有點像儲蓄,每天儲一點,積少成多,十年後自然有一筆錢!但如果中途取了出來用,或停止每天儲錢的習慣,那筆預期目標的錢就自然儲不成了。學習也很類似,初學時可能因為覺得有趣,因此初頭會學得很快,短暫記憶很快形成,但如果中途可能因為困難而不能堅持下去,開始以其他藉口例如忙為理由不繼續學習,很容易會半途而廢,沒有經過反覆練習便不能透過working memory工作記憶轉化成永久記憶long-term memory,short-term memory短暫記憶很快便會忘掉。因此,學而不練習,便不能真正學會,只有將練習形成習慣,我敢說,不出十年,已開始學懂!所以,朋友說的每天只需練十分鐘練上十年,其實是要把練習變成習慣。我想,或許我也要把很多的第一次變成習慣,自然不會再戰戰兢兢吧!

要不要?

筆者是一位專欄作家,也是一位母親。對於孩子有病,作為母親當然會非常擔心;如果孩子不幸染上頑疾,母親甚至整個家庭都會更為緊張,四出尋找有效的治療方法。就算是絕症,也不會放棄可能的治療機會或抒緩方法。然而,當一位母親被醫生告知她肚裡的孩子有可能是唐士綜合症並沒有根治的方案時,這位母親又應該如何反應?如果你是那位母親或是那孩子的父親,你會否放棄該孩子?
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關乎於人性丶責任丶宗教,甚至道德的決擇。香港到目前為止仍算是一個傳統的中國人社會,生孩子大多是希望傳宗接代,而且香港多年來鼓勵"兩個夠曬數",加上地少人多,夫婦大多數偏向生一至兩個小孩,當然希望是健康活潑的寶寶。近年更因為女仕傾向高薪厚職,以工作為主,大多偏向遲婚,形成高齡產婦甚為普遍的現象,大大增加了智障嬰兒例如唐氏綜合症的風險。

現今科技日新月異,醫學昌明,多媒體資訊發達,世界各地的唐氏綜合症朋友及家人能夠比以前更多經驗交流和分享,唐氏綜合症的存活率也能在六十歲以上,甚至出現更多唐氏綜合症的成功人士!而且,大部分有唐氏綜合症孩子的家庭看似是愉快的。因此,墮胎並不是唯一選擇,墮胎更會對母親及胎兒造成嚴重的身心創傷!所以選擇的關鍵是在於能否承受不能想像的壓力而堅持有責任地照顧自己的孩子。政府及社會各界也應該給予更多的支援服務及關注,達致共融的健康社會。

運氣還是實力

  依稀記得還未入行前那一段參加歌唱比賽的日子,認識過很多志同道合的歌友,大家會為不小心走了一個半個音而耿耿於懷好一陣子!這絕不是誇張,是我們熱愛唱歌而力求進步的態度。至少我到現在還是這樣的堅持著。再者,我發現這些歌友大多是擠身三甲之列的!認真是成功的關鍵。
  我教學生,唱歌即使只是自娛,也最好能態度認真,才會有進步。試過在一個歌唱班內分享一些我遇過的專業歌手的歌唱態度,引起熱烈的討論。有些學生覺得自己不是專業唱歌的,只為興趣,甚至只是打發時間,毋須過分認真。我卻不以為然,凡事不認真,很難會有大進步,更遑論會有突飛猛進的表現。
  最近有機會參與紀念梅艷芳慈善紀念演唱會,遇上幾位當年參加新秀歌唱大賽奪獎的歌手,包括莫鎮賢丶文佩玲丶海俊傑等,不禁令人懷念起當年的新秀。歷屆的新秀除了冠丶亞丶季軍的得獎歌手外,有很多即使落選了,比賽過後也有機會試音甚至出唱片,當紅的也大有人在呢!你記得幾個?李克勤就是當年入選三十名的!現在已出過幾十張個人唱片!落選而後來又在演藝圏出名的還有周慧敏丶關淑怡丶湯寶如丶溫兆倫丶梁漢文丶吳國敬丶阮兆祥丶胡渭康丶林利丶羅家良丶江欣燕丶草蜢丶鄭伊健丶劉錫明丶滕麗明...... 所以比賽只是一個很好的經驗,一個過程而已,毋須太介意賽果,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曾經幫過幾位新秀出身的歌手錄音,有些準備充足,認真又謙虛有禮;有些卻沒有好好珍惜每一次的機會,自己沒有準備好,臨場表現不佳,還不會自我反省檢討,只會歸咎於其他!他們也可能因此而不進則退,長江後浪推前浪,被後來的新人超越,還以爲自己懷才不遇,沒有運氣云云。
  我認為上天是公平的,一分耕耘 ,一分收穫,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即使遇上運氣不佳時,只要有實力,堅持忍耐過渡了艱難的時期,裝備得更勝從前,運氣始終也會有輪到你的時刻!到時候,若能更揮灑自如,不是更好嗎?

香港之女

  梅艷芳,一個芳華絕代的名字,在八十年代的演藝圈無人不識,在廣東樂壇舉足輕重。她由十七歲參加電視台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勇奪冠軍開始正式加入香港的樂壇。新人初出道時,通常會被指似這個歌手,或者似那個明星的,筆者認為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容易被發現,容易一點被記得,就容易一點在新人中突圍。但壞處也有不少,例如會經常被拿來與相似的藝人作比較,而一般會被先入為主地比下去。主要是因為入行較早的可能已經被看慣了或被接受了,新人或許最多只有多一些新鮮感而已。若然似一個不受歡迎的藝人,可能更加難被接受,還要無辜地洗底--除去不好的形象。
  筆者年少時聽家人的英文及華語唱片(我們一家幾代都是馬來西亞華僑),而自己買過的廣東唱片就只有八十年代當時得令的幾位紅歌星,梅艷芳就是少數我喜愛的女歌星之一。她的嗓音獨特,出道時與殿堂級歌星徐小鳳相提並論!雖然她參賽奪魁時的歌正是徐小鳳的〈風的季節〉,聲底確有幾分相似,甚至有「小徐小鳳」之稱,但梅艷芳一襲金色超型的戰衣配合自然融入歌中的眼神與舞姿,那一幕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還記得梅艷芳第一首主打歌是〈心債〉,是受歡迎電視劇《香城浪子》的主題曲,也是顧嘉煇與黃霑的作品,日後更成為了三人的經典金曲,也可算是梅艷芳的第一首代表作。她演繹這種感性歌曲總帶有一份滄桑感,新人第一首作品就能唱出自己的個人風格,實在難能可貴,令人欣賞佩服。之後更多的劇集歌曲包括〈赤的疑惑〉丶〈交出我的心〉丶〈抱緊眼前人〉,還有她唯一拍過的電視劇《香江花月夜》主題曲〈歌衫淚影〉,以及電影歌曲包括〈胭脂扣〉丶〈何日〉丶〈似是故人來〉等,首首悅耳動聽,縱使可能忘記是來自那套戲的主題曲或插曲,但一定不會忘記這些經典好歌的。
  說起電影,不得不提梅艷芳的演戲天份。看她的戲會令人差點兒忘記她是紅歌星!她歌而優則演,更奪得多個影后奬項,可謂實至名歸。當然,梅艷芳最好看的就是在舞台上,她形象百變,台風別樹一格,除了經典快歌〈夢伴〉丶〈愛將〉丶〈冰山大火〉丶〈將冰山劈開〉外,她的女生三部曲〈壞女孩〉丶〈妖女〉丶〈淑女〉是當年在卡拉OK女生必唱的指定快歌!而筆者第一次與歌神許冠傑夾band時被點唱的唯一一首廣東快歌是〈烈燄紅唇〉!後來和Sam夾band時,他也多次要求我唱〈似水流年〉,要知道我們夾band多數是唱英文歌的,甚少選中文歌啊!可見Sam可能跟Anita一樣,最愛〈似水流年〉。
  筆者於九五年入行,曾在華星唱片過渡一段很短的時間,但非常幸運地就在華星的一個衆星出席的大型記者會上遇見我們的大師姐梅艷芳,還有機會走近她,與她合照和談話,這份喜悅和榮幸,是畢生難忘的。

  若你問我為何喜愛梅艷芳?眾所皆知筆者鍾愛Carpenters,大概是因為喜愛他們的獨特嗓音之餘,在舞台上的風采、音樂之造詣及工作態度等,全都獨一無二,無人能及,讓我們終身學習。

唱片監製

  筆者由流行歌手入行開始,到可以做監製替歌手錄音,已經開始忘了有多少個年頭!但監製過眾多歌手就記得一清二楚:先後包括李樂詩丶許志安丶蘇永康丶江欣慈等,還有我在英皇年代的李逸朗丶吳浩康丶蔣雅文等,至近年的發燒歌手李偉,由監製單曲至全碟,由原創歌曲至翻唱版本,由流行歌曲至發燒音樂...... 我和聽眾以及發燒友都是這樣長大的。
  前輩監製向雪懷曾提醒過我,歌手最好不要做自己的監製。他也有舉例說,某某當紅歌手自從一意孤行要監製自己的唱片後,成績一落千丈。這些教誨我是一直放在心上的。嚴格來說,他也算得上是我的第一位唱片監製,我的第一張廣東創作大碟《情真.遊戲.Close To U》是他為我全程監控的,由概念至選曲,編曲及錄音的取決,也有他為我度身訂造歌詞的三首全新歌曲,他都全部親力親為,絕不假手於人,甚至還親身帶著我走遍各間唱片公司選擇適合我的新曲!當然,還有我的啟蒙師父馮添枝一直從旁協助及指導,他是我和向雪懷老師的老師!是我們眾監製師父的師父!直至十多年後,我和向雪懷再有機會合力監製我的廣東發燒專輯《情.懷》。這次的合作,他竟然放心讓我一起監製這張向他致敬的經典作品集!還要是更嚴格的發燒專輯啊!當然,我也不敢怠慢,一定不能有任何差池的!否則一定沒有資格重新演繹他的經典作品(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就這樣,在眾出色的監製耳濡目染下--當中還包括另外合作過的多位知名監製,例如劉德華的御用監製陳德建丶兩位知名發燒唱片監製Keith Yip 及麥皓輪等--筆者總算從各大師身上偷師不少,幸運地日後成為多張發燒專輯的監製,更幸運的是得到了各界的認同。
很難想像監製的工作範圍是何其多吧!要監製好一張專業的唱片,最好能先清楚了解投資者的意向及期望,主要演繹者的特色丶優點與缺點等,事前必須要與他們有良好的溝通,定期的會議去評估丶釐定和檢討製作細節,再跟進丶修正丶協調各方的意見,確保製作的進度和期望的水準,最後作出適當的決策。過程中必須隨機應變,事事要以大局為著想,不能一意孤行,最好能考慮周詳,然後作出合理的取捨,才有機會達到預期的效果,甚至有機會獲得額外的收穫。
  筆者覺得,監製流行唱片與發燒唱片的製作過程是同等認真嚴謹的,只是大家專注的範圍不盡相同而已,例如有些流行唱片比較著重後期混音效果;反之,有些發燒唱片比較著重彈奏技術。而製作費用也不是愈貴愈好的,跟我們的發燒音響系統一樣,不一定是最貴的設備就會有最好的音效,還要配上合適的環境及軟件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效能,所以視乎整體的要求及配合而已。因此,在開始錄製任何唱片前,團隊各人必須清楚了解自己的崗位職責及要求,監製必須加倍提點並提供適量的詮釋,需要時要提供範例及協助,平衡各方的意見並作出適度的調整。慶幸自己所合作過的音樂人和藝術家,全都投入做好每首樂章和藝術作品,真正發揮出團隊精神,每一次的合作成果都比預期中好!縱使現今的音樂世代可能陷於困境當中,但慶幸還有很多專業的藝術家不計酬勞在堅持,願我們一起努力製作出更好的作品吧!

巨星

上次提過唱K不需要太多個人風格,娛己娛人更為重要,興趣娛樂而已,開心就好。做專業唱片歌手就不一樣了,要在錄音時顯露出個人特色尤其重要,不單只是唱得好聽,至少要有一個特點,而且最好是無人能代替的,否則很容易被人忘記淘汰。以前年代新人或許可以有三兩張專輯的時間探索自己的歌路,學習調整歌藝、心態、情緒等各方面的裝備,但現在唱片業萎縮,新人可能最多只有一碟的時間去開竅,甚至只有推出幾首單曲的機會,就要面對去留了。監製的角色就是要與歌手有良好的溝通,能在指定的錄音時段內激發及帶動到歌者的情緒,發揮出最佳的表現。
剛有幸看到Olivia Newton-John在香港會展Grand Hall的演唱會。千辛萬苦下竟然有機會和她談話及合照,興奮到第二天心情還不能平伏下來!小時候的我曾留意過她,也買過她的唱片,其後組band時也表演過她的歌, 包括《 I Honestly Love You 》丶《 Hopelessly Devoted To You 》等。今年已68歲的她還精神奕奕,在台上又唱又跳,風采依然-她還提到她曾經患過乳癌!-真的配服到五體投地!而且她是Karen Carpenter 的好朋友,令我更感莫名的親切感。演唱會由她的signature song代表作《 I Honestly Love You 》的一小段作為overture開始,很快她已warm up進入狀態,《 Xanadu 》丶《 Suddenly 》丶 《 Sam 》丶《 If Not For You 》等,還有跳唱她曾令人印象難忘的運動服video《 Physical 》,首首都是她的經典名曲,真是聽出耳油!跟著還有她也有翻唱過的《 Jolene 》丶 《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丶 《 Cry Me A River 》等,真是唱到無人知道她原來也是cover version! 這就是所謂的個人風格。
當然除了《 Xanadu 》(仙樂都)這首音樂劇歌曲外,她另一最為人熟悉的音樂劇就是《 Grease 》(油脂)內的歌曲:《 You Are The One That I Want 》丶《 Hopelessly Devoted To You 》丶《 Summer Nights 》等,掀起了一個又一個的高潮。最後以《 I Honestly Love You 》作結。如果這晚你有份在場觀看的話,一定意猶未盡,估不到她以一曲大家都喜愛的經典Standard《 Over The Rainbow 》為是晚的演唱會劃上一道美麗的彩虹作為encore的完美句號。
一個滿足的演唱會完結後,有幸和幾位香港歌星及嘉賓們一起到後台等候這位國際巨星合照留念。計有曾經和我合作過的李樂詩與杜德偉,我兒時最愛唱他們的歌曲的葉蒨文和林子祥夫婦...…。等候期間,連香港這些巨星都會像小粉絲一樣在等她,葉蒨文也表示ONJ 的現場表演實在太令人感動了,尤其是唱《 Sam 》時,令她毛管也直豎呢!真是識英雄重英雄!

興趣

我其中一位唱片老闆Keith Yip曾教導我們說,人必須要有一樣終生的興趣,唱歌也好,彈琴也好,夾band也好,甚至像他一樣玩發燒音響也好,若然沒有,要快些發掘或培養一下啊!不然生活會好像欠缺什麼似的。
說來奇怪,小時候的我很喜歡鋼琴,喜歡清脆的琴聲,但一直沒有把琴學好,因為我覺得唱歌比較有滿足感,因為對於我來說,一開口就可唱,隨時隨地都可練習,有時間有心情就可,想唱就唱。於是經常跟著家裡的唱片偷師模仿歌聲的神髓,也有短暫跟過幾位歌唱老師學正統音樂,但很快就到了卡拉OK流行的年代,那時候,我們愛唱歌的一羣,天天往卡拉OK廂房去練歌,唱得不亦樂乎,自得其樂。還記得有一種卡拉OK系統是會在你唱完一首歌後評分及會在你高歌途中間中給你評語的!箇中樂趣及氣氛,對於熱愛唱歌的我,真的是十個趣!
有一次,我們一班熱愛唱歌的朋友參加完歌唱比賽後,意猶未盡,一起到了上述一家K房,每人試唱一首然後被唱機評論,大家切磋一下,看看賽果是否跟我們比賽一樣。你猜猜結果如何?我們經常有三甲的,也有九十幾分,但其他平常沒有獎項的,竟有九十八分甚至最高可達九十九分!我們不但不會氣餒或生氣,反而很認真的近距離互相觀摩及研究機器的評分標準!結論是原來只要唱得愈是跟原唱一模一樣,分數就會愈高。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好好笑!好好玩!

英之緣

上期提到我和「鷹」之緣,除了《老鷹樂隊》The Eagles外,還有心目中另一「鷹」-許冠英。
我和「英」之緣,始於一九九六年的一個晚上。那時候,還是流行歌手的我,唱的全是中文廣東歌,偶爾才會唱一兩首國語歌,唱英文歌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還清楚記得,那天晚上,甫一踏進那間私人的錄音室,我怔住了!第一次近距離一次過見到幾位熟悉面孔的巨星!他們都很友善,許冠傑坐在鍵琴的位置上,正正面對著歌者的位置,當時有兩位主音歌星-許冠英及泰迪羅賓,另外還有幾位出色的band友,他們也一起轉身過來與我這個小妹妹打招呼!當時筆者確實是黃毛丫頭,根本不知天高地厚,不太知道他們究竟有多少影響力,究竟有多紅!更無法想像我竟會在三個獨當一面的巨星面前初試啼聲!他們當時問我喜歡什麼英文歌曲?我想了一想,小時候除了只喜歡聽譚詠麟、梅艷芳等本地流行巨星之外,英文歌就多數聽《Carpenters》了。於是他們二話不說,就彈起了Yesterday Once More,我也戰戰兢兢地唱了起來...
他們意外地發現我這個有點靦腆的妹子竟然可以一首接一首的,在這些樂壇大哥大面前斗膽唱起他們也喜愛的Carpenters的經典歌曲:Yesterday Once More、Rainy Days and Mondays、Superstar、Top Of The World、This Masquerade...唱得忘形,彈也不亦樂乎!
自此,筆者便成為了他們的女主音,每個星期的某一個夜晚,與他們這隊超級星band一起(因此Band leader馮添枝先生給我們取名為《HIT Band》),在那錄音室內non-stop jam歌,與他們一起唱了無數的經典金曲,也一起吃過無數愉快的宵夜。由那時開始,我便非常幸運地有一個好像那些公開比賽的鍛鍊平台一樣,還可受他們的音樂薰陶,煉出一身好唱功,也擴闊了流行音樂的視野,間接訓練成獨特的發燒音感。
第一次與他們一起演出的是在香港著名的海洋皇宮大酒樓夜總會-當時香港數一數二的大型酒樓表演場地,已在二零零五年結業,因此也成了我們的最後一次在那裡一起演出。我負責演唱Carpenters的情歌,許冠英專長唱Elvis Presley的快歌,同台演出的還有巨星鍾鎮濤,就是我們的B哥哥,坐上客有當時還沒有出版兒歌專輯的李家仁醫生...當晚的一點一滴,至今還歷歷在目。
每次去練歌,許冠英也是先唱的,但他很細心,知道我在輪候練習,很快便會讓我唱,他謙厚的待人處事方式,還有更多使我獲益的金石良言,竟然改變了我日後很多很多。他是我那段日子在舞台上的「最佳拍檔」,留下很多難忘的回憶。
許冠英喜歡鷹,喜歡搜羅鷹的精品,大概是喜歡它的雄壯英姿,喜歡它一樣的諧音;我們也喜歡這一代諧星許冠英,也一樣記得他的英偉...

如何成為好的唱片歌手?

常常有人問我,你不出唱片的時候,是做什麼的?我笑著說,多著呢!因為除了是歌手身分,需要出席宣傳活動及商演外,平日的工作就是唱片監製,當然現在閒時也寫寫專欄啦!除了監製自己的唱片,也定期監製不同類型的影音宣傳品:有歌手的發燒專輯,也有商業客戶的廣告宣傳品及政府部門的宣傳非賣品等,包括DVD、CD-Rom等影音製作。
唱片監製的工作範圍很廣泛,是全方位的製作人,大多數是由零開始構思,曾為各類公司及機構度身訂造合適的影音宣傳品,留下很多珍貴的回憶及寶貴的經驗。能夠為客戶設計出令人難忘的廣告,提升客戶的競爭力,加強企業形象,得到客戶的讚賞及認同,那份成功感及優越感是不能言喻的。這也是驅使我們一直不怕艱辛甚至不息代價堅守理念的最大動力。
客戶的信任及支持,對於創作人尤其重要。近年來製作多張自己及其他歌手的發燒唱片,開展了發燒唱片的業務。眼見唱片業萎糜不振,認識很多從事音樂創作的朋友都紛紛轉型甚至轉行以維持生計,唱片公司亦各出奇謀,早陣子一窩蜂似的推出各式各樣的合輯,現在則以推出以女聲為主、翻唱舊歌以發燒錄音為賣點的專輯。隨著大量這類的唱片湧現市場,良莠不齊的現況日益嚴重。由於製作成本與質素參差,很多喜愛唱歌的人便多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機會。即使是新人也可能可以輕易推出個人專輯,成為唱片新星,一嘗當歌手的滋味,實現當歌手的心願。
然而,要當一個真正的唱片歌星,真的是這麼容易嗎?
記得以前還是一間國際唱片公司的合約歌手時,偶然遇過一位有經驗的歌手對我說,出唱片不難,如何可以繼續出唱片才難!這位歌手繼續跟我分享他的故事:跟我一樣,他也是透過歌唱比賽被發掘,但他簽約香港的唱片公司,卻要等到在台灣才有機會出唱片。之後回港幸好也有機會再出唱片。然而,一張又一張的個人專輯推出後,反應卻只是一般。他外型不俗,歌藝亦出色,可能稍稍欠缺運氣吧。長江後浪推前浪,若然不能在短時間內令人留下印象,那怕是多麼有潛質的藝人,恐怕投資者還是會另覓人選的。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就是最顯淺的商業原則。
可幸的是,這位歌手和我一樣,起初雖然發展得一般,但我們默默耕耘,也懂得變通,漸漸地各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各有專長:他成為了一位經理人,我就成為了發燒唱片監製及歌手,繼續在音樂圈發光發熱。
發燒歌手的入行,我認為現在的門檻不是人們說的那樣高,但卻並非想像中的那麼容易!由於現在發燒唱片比從前普及了許多,選擇也五花八門,消費者要求也會相對較高。還是那句,入行易,留下難!若有志成為出色的發燒歌手朋友們,我會建議還原基本法,即是歌首要唱得好!唱翻唱歌的話,要比原唱者更有特色,才會有知音。記著,消費者當中不乏專家,他們有耳朵的多的是呢!不要以為某某歌星唱得一般,你唱得好過他,你便可以當歌手!很多想入行的新人或許只是想當明星偶像罷了!要想成為好的唱片歌手,不可自欺欺人,更不可自滿,必須力求上進,知己知彼,才有資格去爭取機會而已。若只是想當偶像派,現在競爭比從前更激烈,更需要有一把好嗓子,而且還要有天時、地利、人和啊!傳世的歌星,大概不會只是僥倖吧?

生命中的鷹

才不到幾天,又傳來另一噩耗!我們一眾發燒友在短短不到兩星期內,痛失兩位真正超級巨星大衞保兒(David Bowie)和老鷹樂隊(The Eagles)靈魂人物格林佛萊(Glenn Frey)!別以為我年輕不懂,我就是喜歡老歌,Carpenters, Eagles, Beatles, Linda Ronstadt…全是我摰愛!從我第一張個人專輯的選曲就不難看出來。我真的為此感到很難過!情形就像若干年前突然痛失另一喜愛老鷹Band友許冠英一樣,真的很難受!向這些”The one you love”默哀!

如何是好(下)

如何製作一張好的發燒唱片?筆者認為是各施各法,各適其適的,因為發燒音響,可以是很個人的,自得其樂嘛。每次我推出新專輯,總有人對我說這樣好,那樣不好⋯能夠製作發燒唱片的,首先必定是對音效有特別要求及認知,行外人不可能貿貿然隨便加入發燒行列的,更枉論可僥倖得到發燒界的認同與垂青。現今科技日新月異,發燒音響可以有普及化的優勢,新入門的發燒玩家門檻也比較相宜,我們一眾發燒族也好像不再是小眾了。君不見各大唱片店現在也特別開設了發燒唱片(Audiophile)專區嗎?從前的發燒唱片全都只會被歸類為爵士樂,感覺真有點怪怪的!尤其很多中文的發燒專輯,或很多純樂器演奏的發燒唱片,特別是中樂演奏,不是爵士音樂吧?!還是大家認為高質素的錄音唱片就等於爵士唱片?高質素的音樂應該不會只讓爵士樂專美吧!
發燒唱片其實歷史也相當久遠的。幾十年前,外國已經有不少優秀的歌手推出過不同的翻唱發燒專輯了。由於翻唱歌曲大多喜歡以爵士手法重新編曲,於是容易予人一種錯覺以為發燒唱片就等於爵士唱片吧!而亞洲發燒市場近年才比較蓬勃發展,東南亞及中國大陸一帶,也推出許多自己本土的發燒唱片,各有特色的。至於香港,最初只有少數獨立唱片公司製作發燒唱片,有些還大部分只是代理發行而已。因此有經驗的發燒音樂製作人確實是少之又少的。
筆者實在慶幸由製作流行音樂輾轉在早年已經有機會參與製作自己的發燒專輯,也間中參與過多張其他人的發燒唱片。記得還在《天織堂》年代時,有天,突然有機會主唱電視劇《少年黃飛鴻》的一首插曲,導演是李仁港先生。相隔多年後,突然有一天又收到電話說導演想邀請我為電影《猛龍》翻唱一首片中非常重要的歌<When I Dream>,在片中及片尾皆會出現,該片的大導演正是多年前聽過我配唱的李仁港。<When I Dream>原唱及作者是Carol Kidd,也曾被Crystal Gayle翻唱,成為一首很成功的翻唱作品。 <When I Dream>這首歌原曲在發燒界非常受歡迎,於是電影版本後來被收錄在我的第一張發燒專輯《ASTOR [ERSTE]》內,成為該碟一首重要的bonus track。由於錄製時是電影配樂的製作形式,以致後來若要收錄在發燒專輯內,結他及後期混音都有需要重做來配合其他歌曲,只有人聲vocal原汁原味的被留下來,跟電影配樂版本是一樣的。
另一錯覺是容易被認為發燒翻唱歌曲是口水歌。多年前盛行街頭隨意擺賣的翻唱卡式錄音帶(cassette)不知是否有出黑膠唱片乎?!製作那些口水歌盒帶多是找一些歌手能模仿跟原唱歌星一模一樣的再錄唱一次,彈奏及編曲也是要盡可能相似的,好像後期出版的卡拉OK伴唱一樣。加上翻唱歌曲的發燒唱片宣傳費用相對全新歌曲的流行唱片為低,於是很多不知名的新人歌手亦相對比較容易推出發燒唱片,甚至有成行成市的現象!因而導致水準參差,高下立見。水準高的當然予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欠缺經驗的新人由於未必懂得如何突顯其個人風格,很容易便會被人錯判為口水歌手了。
若真的想製作一張好的發燒唱片,筆者個人認為必須有誠意,對發燒音樂狂熱地有要求及有相關的專業知識,才不會因為種種理由而影響唱片應有的水準。發燒唱片著重音樂性與音響性的結合,與一般唱片強調音樂性是有所不同的。然而,音樂與音效皆是主觀的,發燒唱片應平衡音樂藝術、創意元素及錄音水平。舉例說,歌手的發燒唱片,可以突顯人聲為主,樂手的發燒唱片,可以突顯主樂器彈奏技巧為主,而還有一些是純音效的試音發燒唱片,可以只突顯音效。因此,突出的發燒唱片,不會是沒有主題或沒有主角的。如何是好?應該不只是用了高級器材及特別的線材錄音就算是好的發燒唱片吧?

如何是好(中)

上回討論過要製作一張好的唱片,除了天時、地利、人和,即是合適的音樂人、錄音室、團隊合作精神等,還需要製作人懂得如何是好的音樂。然而,很多業內的專業人士相信都應該有不同程度的音樂知識水平,但為何市場上竟有為數不少的製成品會強差人意?好的音樂人都跑哪裏去了?還是好的音樂人質素下降?
首先,筆者認為不能一概而論,以偏概全。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環境,孕育出不同的音樂人,亦培養出不同的聽眾,彼此是互相影響變化而成的。所以有人說有怎樣的聽眾,就有怎樣的音樂作品。舉例說,卡拉OK的興起,就需要有K歌!這就是流行曲。為何現在又好像興起所謂發燒碟?唱片公司紛紛加入製作發燒唱片行列?你我他也統統成了發燒友?
聽眾的要求其實是不斷進步的。經過時間的洗禮,人們的耳朵大部分比以前好像更靈敏了,無論對音樂及音效都有一定的提升及要求,或有更深層次的體會,這當然與個人修為歷煉有莫大的關係。
從前我是一個只會唱歌的女孩。初入行時,經理人韋然先生教導我很多待人處事的方式,行內的規矩等,真的獲益良多。那時候年紀小,很多事情根本不可能完全明白,幸好作為新人也算聽教聽話,不致於撞大板!僥倖的我,入行不足一年已踏上叱咤的頒獎台上,那其實是多得經理人公司的悉心安排才有的機會。還清楚記得那年第一個頒發的獎項就是新人組合獎,入場不久還沒有坐定神,就有一盞大spot light打在頭上,然後就匆忙地走上台,接過黎明先生頒發的奬座,是的,我到現在也不明白為何請黎明頒獎給我們一隊新人組合,而我也來不及緊張便要匆忙地走下台了,險些連致謝詞也沒有給我們時間說,一站到台上,台下已經在畫圓圈了,真的很多事情也不知如何是好!然後,從髮型贊助商大膽嘗試一剪開始,長頭髮不見了,走在街上再沒有人認出了,女孩漸漸地也不見了。
讀者們必然也有類似又截然不同的經歷,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我們對於音樂的感受也是因人而異。事情其實可能沒有好與不好,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時間去聽同一首歌,會有不同的感受。下期說說如何製作一張好的發燒唱片。

如何是好(上)

要製作一張好的唱片,最好由零開始,先定立一個主題,從構思音樂風格、選歌,如何突顯歌手聲音本身的特色,編曲、配器、全碟歌曲配搭,以致歌手形象、後期封套包裝設計等,當中一環扣著一環,互相有關連,互相影響著。因此需要一絲不苟,最好能度身訂做,最後的製成品才不會令人失望。且絕不能因其他種種理由,而影響基本應有的質素,不過,也絕不等於用昂貴的製作費就是最好的。相信專業的製作人都知道箇中原因及處理方法,但要平衡各方,真正實行又怎會是紙上談兵這麼容易?
若真的想製作一張好的唱片,團隊合作協調是最重要的關鍵。監製、歌手、樂手之間的信任與默契,決定了唱片一半的好與壞;選擇到合適的錄音室,有經驗的錄音師、混音師配合,就是向目標邁進了一大步。
但話需說回來,想製作出好的唱片,其實首先要知道什麼是好!應知己知彼,多參考不同的作品,提升自己的知識與品味。世界之大,無其不有,現在資訊發達,比以前更方便快捷,更容易找到具特色的唱片,各適其適。還記得中學時期,無意中聽到一首英文歌有著獨特的鋼琴前奏,還有那動人寂寞的歌聲,唱出震動心弦的歌詞,簡潔優美的旋律雖然只有AB段式的結構,但足以一聽難忘!更令我有一股儍勁居然逐間唱片店搜尋此曲!幸好那女聲很獨特,估計此曲應是她的作品,她的精選專輯應該會收錄如此有氣質的一曲。那時候的唱片店甚少有試聽機讓顧客隨意試聽,我在一家較大型的唱片行徘徊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終於鼓起勇氣用僅餘的零用錢買了她一張精選雙唱片,估計應該會有此曲。回家後急不及待尋找答案,最後終於聽到第二張其中一曲,找到了《I Need To Be In Love》。沒錯,那時候的我,才開始留意The Carpenters。雖然我從小學已經開始聽父親和舅父的英文唱片,但中學才正式開始唱民歌,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聽到了《Yesterday Once More》。從此瘋狂地愛上了這隊兄妹組合,不單只愛聽Karen Carpenter的聲音,更欣賞Richard Carpenter的音樂編排、創作,以及他倆自成一格的和唱。其後數年,也多了留意外國的唱片,一直至現在,成為唱片製作公司的核心人員,更多機會聽不同類型的音樂,對音樂有著一份特殊的感應和使命。
很多讀者都可能有類似筆者尋找唱片的經歷,相信只有通過自己身體力行的體驗,才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好。知道什麼是好音樂,自然物以類聚,若有幸能遇上志同道合的音樂夥伴,製作好唱片自然事半功倍。
然而,如何選擇合適的製作團隊呢?試想想,是否約到最出色的音樂人彈奏錄音,便能有最佳的製作?答案就等於把所有頂級的名牌衣服全部穿在身上,或把最粗壯的線材和最貴的音響組合拼接起來,效果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尤其是我們製作發燒唱片,用上最頂尖的爵士樂手,把舊曲換上新裝後套在美聲的歌手身上,是否就是一張好的發燒唱片呢?值得大家深思,共勉之。

《發燒音響》月刊專欄 :也談發燒

從小學業成績尚算不錯,雖讀理科,但語文能力出奇的好,大概女性的語言天份是佔優的。個人從事過很多不同類型的工作,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我曾經修讀醫學護理及心理學,至現在機緣巧合展轉涉足出版界、廣告界、唱片界、公關界,以致I.T.界,能夠成為發燒歌手及監製,也是無心插柳的,更從沒想過會成為專欄作家。從而認識了不少投契的音樂朋友及記者,還有幸獲邀在  貴刋開名人專欄,這麼難得的寶貴經驗及機會,當然二話不說的一口應承。
話說在一個星期日下午,與記者大哥閒聊之際,口輕輕地答應的。其實也心知定期寫千幾二千字絕不容易,尤其是甚少提筆的我 (現在縱使可能用手機寫字便利得多),與專業的寫手們相比,真的獻醜了,還請各位多多包涵,只因小妹寫的全是真心話,有感而發,與我製作的發燒唱片,所抒發的情感是同樣真摰的。
今期就率先在此班門弄斧一番,談談「發燒」。也歡迎讀者賜教,互相切磋交流,提升專業水平。
近幾年因為出版了幾張個人發燒專輯,並因為本出身於流行樂壇,與半個娛樂音樂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於是多了上主流媒體接受訪問。也少不免會被問及何為發燒唱片,而我也樂於簡介「發燒」給普羅大眾,我們發燒友才不致只是小衆,被標籤為曲高和寡,甚至有時被指不懂音樂,只重音效,浪費金錢的一群。最近就有一本國際潮流雜誌誤將「Audiophile CD」寫成「Audio File CD」,還要報導成是我説的。我們發燒友當然一看就知是錯了,因為所有的音樂CD都是audio file 來的,「Audio File CD」又怎能只解作發燒唱片呢!很多發燒友朋友紛紛來電查證,擔心報導錯誤會令我不高興,有損形象,我卻沒好氣的說,若是我粉絲或朋友,一看就知不可能是我誤解的,何需理會?清者自清。可能因為「Audiophile」與「Audio File」驟耳聽來發音差不多,我當時也沒有為意解釋清楚,才有這美麗的誤會。不過,著實有澄清的必要,免得把錯誤訊息繼續傳遞下去。
「發燒唱片」我會定義為高音樂質素之餘,更要高質素音效,缺一不可, 才有資格稱為發燒唱片,否則就是混水摸魚,濫竽充數。因此,要製作一張發燒唱片,絕不能馬虎,更不是只有財力就可製作出一張大家認同的發燒唱片的。無論樂手或歌手,彈奏與收音技術,以致後期製作包括印製壓碟過程,稍一鬆懈,音效都會有所偏差的。我本著良心及創意執著,從事廣告設計及唱片製作多年,與不少知名歌手及製作人合作過,跟Ricky Fung、Keith Yip等名監製偷過師,總算累積了一些獨特的製作心得。我一向自嘲為科學怪人,會以科學的角度去平衡藝術的主觀,日後逐一與大家分享討論。能夠追求高品質音樂品味及享受,大概就是令我們發燒友著迷鑽硏的原因吧。雖然嚴格來說我不覺得我是發燒友,但也不讓男發燒友專美,男讀者們也請讓你們的女友或太太一起參與啊,有時候,女性對音樂或音效也會有獨特的見解呢!我與不少男發燒友談論過,現在確是多了不少女發燒友,而我也收過很多女發燒粉絲的電郵呢!當然,若想men's talk專屬的話,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方文歡迎競爭:有實力先做到發燒歌手 - on.cc東網專訊

方文直言發燒碟質素參差 (娛樂) - 星島網

http://std.stheadline.com/breakingnews/20150926f191606.asp

亞洲Karen Carpenter分享音樂會 - on.cc東網專訊

http://hk.on.cc/hk/bkn/cnt/lifestyle/20150924/bkn-20150924102902834-0924_00982_001.html

聽到發燒——《情.懷》~ Astor 方文 - 頭條日報


方文 .向雪懷香港會展簽名會

現凡於2015視聽展G07一08 環球唱片 x 卡士唱片攤位內選購方文唱片,即可獲得簽名證乙張,並可於8月9日中午十二時,攜同產品及簽名證到Hall 3索取方文+向雪懷親筆簽名。(名額200個,派完即止)

向雪懷寫給方文《情 · 懷》專輯的話

方文 sings Jolland

不同的時間,不同的背景,寫成了不同的歌。幾乎每一首歌都有著它的故事。只是這故事是方便還是不方便說岀來。
之前,很多唱片公司都曾經為創作人岀作品專輯,但是都欠缺誠意。只是將一些舊的錄音輯合而成,更甚是用掃描人像作為封面。沒設計,沒新元素,沒驚喜。
方文岀道時為她寫了一些歌,到星加坡錄製了唱片。所以對她的聲音及能力很清楚。
Richard Yuen 更是一起在樂壇並肩作戰的好朋友。我和他對音樂到現在還是這麼堅持,這麼執著。
當方文籌備這張發燒碟時請到Richard 編曲,我就很放心了。肯定可以滿足高端樂迷的要求,更甚可以超岀他們的想像。
至於方文,她一直有夾band ,最善於唱 Carpenters 的歌。她的歌聲有著另外一種顔色。在粵語歌手中是十分少見,很特別。她的歌聲在我的作品中發揮得淋漓盡致。很優雅自在。
這張專輯,十分有誠意,值得欣賞,值得收藏。

向雪懷

唱他的歌

有些歌如果我沒有唱過,對我來說,可能是一個遺憾。

令人懷念的第一次

剛從馬來西亞演出回港不久,就爽快答應了一件從來沒有做過的艱巨任務:寫稿!

不久之前也有記者朋友提議我可嘗試寫鬼故出書,自己也有興趣創作,寫寫旅遊趣聞、娛樂秘事,甚或諷刺時弊,試試亦無妨;但礙於只想專注從事與音樂有關及慈善的工作,遲遲未有動力嘗試。大概是這次大馬演唱會及後自駕遊不亦樂乎,太得意忘形才會這麼衝動的首次以二千字來現場報導作為歌者第一身的喜悅。

甫一踏出機場,已經要馬不停蹄地趕著接見馬來西亞傳媒做專訪。幸好自己一早準備了髮型,只需匆忙地梳洗化妝便可,才不致被延遲的班機耽誤行程。而且剛巧遇著是馬來人的新年假期,更不容有失

一連數天從早到晚的訪問,首次接觸的大馬平面媒體、電台與電視台,著實有很多的新鮮感及複雜的心情。有第一次全英語的錄像訪問,第一次遇見馬來西亞的同鄉記者(自己幾代都是大馬華僑),當然有第一次全華語的還要是直播的電台訪問!那份既新鮮卻親切但又緊張的感覺真的難以用筆墨形容,疲累亦興奮得一掃而空。

終於來到重頭戲也是今次大馬之旅最重要的任務-《我是發燒歌手》HiFi Live音樂會。這次是為慶祝星馬大眾集團九十周年,由大眾書局CD-Rama特別呈獻首次大型Hi-Fi音樂會,作為慶典的一場回饋樂迷的特備活動,非常有誠意!被邀請之演出歌手顧名思義全是Hi-Fi發燒歌手,在發燒唱片界有一定的好評,有不少發燒友追捧。CD-Rama邀請了當地美聲組合2V1G(Winnie何芸妮、Roger Wang羅傑、Serena張盈慧)、鋼琴家鄭澤相、May毛依媚,與以被冠上「亞洲Karen Carpenter」之名、代表香港的我,首次跨國合作演出。很榮幸可以有此難得的機會以音樂會大馬發燒友,藉此再一次衷心感謝大眾書局與環球唱片促成這次發燒唱片界盛會,雖然馬來西亞仍然處於被稱為國難之馬航事件系之悲傷沈重氣氛,但當晚仍然被傳媒大篇幅地廣泛報導,好評如潮,引起各界高度關注,能以真音樂緩和哀傷的情緒,撫慰創傷的心靈,真正做到以音樂帶出正能量,獲得空前的成功,為低迷的唱片業界、歌手及樂手們無疑打了一支強心針。

音樂會終於在本年七月二十八日假吉隆坡KLCC - Plenary Theatre隆重舉行。我們一早已到達會場進行綵排。第一次與當地頂尖級Hi-Fi爵士樂手人馬合作,心情難免又驚又喜。再加上連日來天氣酷熱但又行程緊密地踏著時興的幾吋高跟鞋拍照宣傳,並不停要以三種語言工作,即使是隨我同行的兩位香港私人助理也差點吃不消。幸好已經來到到步的第三天,而馬來西亞大部分華人都懂得以廣東話溝通的,總算容易適應下來。環球唱片的悉心照顧亦功不可沒,幾天來儘管忙碌,但仍能忙裡偷閒,帶我們吃盡大馬美食:有別於新加坡的肉骨茶、香港沒有的芽菜雞、各式各樣的地道小食及惹味的多種海鮮等,又便宜又可口!還有情有獨鍾的兒時情懷咖央多士和特產咖啡就算我不喜歡吃辣,演唱會一完畢,當晚已急不及待仍然腳踏高跟鞋也放縱地大吃一頓去了。

去大馬一定會掛住吃的。我們當天早上綵排完畢,午飯已開定紅酒慶功!然後下午各人開始準備變身,化妝、做型忙到不可開交之餘,我居然還有精力間中接受電台專訪!這可能就是在香港訓練有數,一心幾用的藝人特性。於是好像很快便到了傍晚七時,演唱會便正式開始。真的如電台預言,坐無虛席。因為有消息指出,這有別於一般的音樂會早已全場爆滿無法再兌換到入場券了。也許演唱會主題《我是發燒歌手》容易令人聯想起《我是歌手》之類的現場實力演唱,確實會令樂迷非常期待的。而值得一提的,是音樂會以購買專輯送門票的概念,讓發燒友以一個價錢既可到場館親身享受一流聲效的現場奏樂及演唱,還可以在夜闌人靜時細細回味高質素的發燒錄音,可比較同一首樂曲在不同的環境氣氛下,有著不一樣的感染力,樂趣無。而先購買唱片,聽過有關發燒歌曲,才去看該演出歌手的現場演繹,可大大提高投入感,容易引起共鳴之餘,更有另一番音樂感受。這也是我們香港同業可嘗試的有效宣傳方法之一,值得參考。

節目一開場,我們眾表演者率先一字排開,神情肅穆,對近日馬航的死難者默哀一分鐘,以表哀悼。隨即展開一連串高格調的爵士樂,把哀愁通通帶走。打頭陣的我以戰戰競競的心情先用謹識兩句的馬來語跟大馬的觀眾打招呼,唱出第一首歌,也是收錄在我第一張唱片內的英文歌-Desperado,再唱出第五張廣東唱片內的愛的根源。歌曲引子由鋼琴家鄭澤相獨奏帶出,在此特別多謝他替我為是次演唱會歌曲重新編奏。第三首〈Superstar〉特別由Roger以高超的結他技巧替我伴奏,我的第一節演出就此順利完成。

跟著出場的2V1G、Serena、Winnie、May,她們都是演唱華語歌為主,各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全是實力的好歌手。好戲連場,我分別與挺着四個月孕肚的Serena合唱了長夜My Love Goodnight,以及與Winnie合唱了Over The Rainbow然後唱一曲Close To You,再出類拔萃的歌手及樂手們以我的風繼續吹(告別版)〉和全場大合唱作結,真是樂事。兩個半小時的演唱會就在我們與台下所有觀眾大合照及享受站起來拍掌的朋友歡呼聲下完滿結束。此外,大家當然意猶未盡,歌迷魚貫地排隊跟我們合照取簽名呢!

畢竟這是馬來西亞第一個大型Hi-Fi歌手演唱會,也是馬來西亞出色的爵士樂手與我首次音樂Crossover,總是令人懷念的。

"夜的眼睛" & "Erste K2HD version" in Malaysia


Great news! Fans in Malaysia will be able to buy "夜的眼睛" & "Erste K2HD version" later end of December!

新加坡國際視聽器材展 Singapore International Sight and Sound Exhibition 2013


發燒音樂

我沒有想過要唱得比原唱好,因為唔同style, 只想整體編曲、彈、唱配合,用最先進的科技去錄好的音效,做另一個好聽的版本,得以紀念及延續那首金曲就心滿意足!這是我對音樂的熱誠及對樂迷的承諾,才是我認為的真正發燒音樂。共勉之。

Carpenters Once More

"Carpenters Once More ....In Loving Memory Of Karen On Her 30th Year Of Passing" , tickets are available now:
http://www.hkticketing.com/Ticketek/eng/event/nswcms_event.asp?id=7061&Title=CARPENTERS%20ONCE%20MORE

《Carpenters Once More》Karen Carpenter逝世30周年紀念演唱會門票現已公開發售:

Karen Carpenter逝世30周年香港紀念演唱會2013

《Carpenters Once More》木匠兄妹主音Karen Carpenter逝世30周年紀念演唱會現謹定於10月20日(星期日)晚上八時正,假香港九龍灣展貿中心KITEC滙星Star Hall演出一塲,門票於8月31日快達票網公開發售, 現在已內部認購了,粉絲們一定要來一起懷念我們的偶像啊!

唱原創還是翻唱歌好?

作為一個真正喜歡唱歌的歌手,並不會執著一定要唱原創或是翻唱歌曲。所有我喜歡的歌,我都想與大家分享! 星期六剛與唱片店的老闆及歌迷會面,大家都很喜歡我部份原創歌曲,尤其是第三首「情真.遊戲」及第四首「似即若離」! 不過,我還有很多舊中文歌想唱,所以第五張大碟將會有更多翻唱歌曲,但如果有適合的新歌或曲風,還是會嘗試的,各適其適!

Encouragement on 6.8.1993

"For most people success won't come easily." It's the encouragement from one of my best friend Dr. Leung Lap Chi that I'd never forget. Thank you Dr. Leung.

Merry Christmas, Darling, December 24

Karen Carpenter said in an interview, "'Merry Christmas Darling' I think, is a little extra special to both of us, because Richard wrote it, and the lyrics were written by the choral director at Long Beach State choir, where we went to school, Frank Pooler. Frank was very helpful in our college days, when we were trying to get a contract and constantly missing classes and everything. He was the only one down there who actually understood what we were after, and he stood behind us all the way. We just did a benefit at Long Beach state, for a scholarship fund, and we did it with the choir and the whole thing, and we did "Christmas Darling" and he just "glows" every time we do it….. I think it's my favorite, because it's really close to me."

I wish you were with us!

Reference: Carpenter, Karen. KIQQ, Los Angeles, California. Interview, 24 December 1978.

Action.Word

Suit the action to the word, the word to the action. ~ William Shakespeare

互動教.學

近來除了構思新唱片的主題及選歌事宜外,日常的工作一方面是準備教程或講詞,另一方面是資料搜集及研究探索。換句話說,既是講師,亦是學生。因此是一半時間工作,一半時間學習。當然還會留有一些時間給家人和休息,生活尚算充實愜意。
喜歡互動教學,喜歡思考,喜歡發表。記得小時候老師常常鼓勵我們發問,解說要懂得發問,必須經過思考,從而明白,不經不覺間便能學會,不一定要死記背誦。久而久之,不單真的學會很多課程的知識,而且習慣了這種思維,即使學習新事物,也能事半功倍,工作自然得心應手。
懂得思考、發問,最好還能發表。現在工作或是科研學習,經常要做presentation,懂得發表才是真正學以致用,融會貫通。

喜出望外

連月來被工作與功課壓得透不過氣,今天收到一首好歌,喜出望外!再辛苦也值得!衷心感謝每一個關心我幫助我的人,您們永遠是我的好朋友!

Boxing Day 拆禮物

今天是聖誕節翌日,12月26日節禮日(Boxing Day),香港稱為「聖誕節後第一個周日」。一般而言,如果26日是星期日,節禮日便會延至12月27日。
香港聖誕氣氛非常濃厚,早在11月中旬,四周已有各式各樣的聖誕燈飾及佈置,而我今年早在十月已開始張羅籌備,忙個不亦樂乎!
在香港普遍誤傳12月26日為拆禮物日,以為所有聖誕禮物必須等到此日才可開封,因此這天在香港又稱為「拆禮物日」。其實其他國家並沒有此傳統習俗,以歐美為例,所有聖誕節禮物早在聖誕前夕(12月24日聖誕夜,中文又名平安夜)或12月25日聖誕日早上已經可以拆開。不過,相信很多朋友一定急不及待一收到禮物便當場拆開來看,甚至即時使用!你拆了禮物沒有?

Never Sing A Song The Same Way

American soul singer Ray Charles, "I never sing a song the same way twice; everything depends on how I feel in the moment."

Cover Versions That Weren't Recognised

Pop entrepreneur Pete Waterman went so far as to advance the theory that most of the best and most lasting pop records were rooted in notions of melody and harmony derived from European classical music. He declared, "If you look at the greatest pop writers, whether it be Abba... or Lennon and McCartney particularly, because The Beatles' music was very churchy. It was very classical because of [producer] George Martin, there's lots of classical bits he chucks in where he's obviously shown The Beatles different ways of playing the same chord..."
Waterman had started off trying to write something Abba-like. then he discovered that Abba had borrowed a lot of their ideas from Mozart too. On other occasions, Beethoven has proved a handy source of melodies and chord voicings.
Sweeting, A. (2004).Cover Versions. Great Britain: Pimlico.

Singing, Much More Than Speaking

"Singing, much more than speaking, requires an awareness of what is happening on a physical and emotional level, inside the head and inside the body."

Keep the Mind Open

"One of the main problems for the record producer is finding suitable material.
This is especially true when you are recording someone like Matt Monro or Shirley Bassey, who don't write their own songs. It is the job of the producer and people in the business know that you record Matt, or Shirley, or Cilla Black, they will send you songs with those people in mind. Even the public sends offerings. But that is not enough. You still have to search. You still have to ring up the publishers' offices.
You might think that they should be smart enough to send the stuff without being asked. But everyone isn't smart all the time. Sometimes, if you push them enough, they may produce something which they have not thought of as suitable anyway, because they tend to send you only the obvious ones. If you have had a hit with Cilla Black called 'You're My World', the next three months' mail will consist of songs exactly like 'You're My World'. It will not occur to anyone that you and Cilla might be interested in 'You've Lost That Loving Feeling' or 'Baby, It's Cold Outside'.
Ideally, the producer should try not to stick to the same thing." (George Martin, 1979)

Design Is...

"Most people make the mistake of thinking design is what it looks like. People think it's this veneer — that the designers are handed this box and told, 'Make it look good!' That's not what we think design is. It'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For reasons as I am writing about Steve Paul Jobs recently, who is the co-founder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Apple Inc. I am glad to know that Steve loves photography and music. For a long time Steve's home was only decorated with large black-and-white photographs. And he describes himself as an audiophile: after he became rich, one of the only pieces of furniture he bought was a US$100,000 stereo system.
Now we start from Steve's early years. After Steve graduated from high school in California, he enrolled in Reed College in Portland, Oregon. As he had dropped out the normal classes of Reed College, he could dropped in auditing a calligraphy class that he interested in. Reed College at that time offered perhaps the best calligraphy instruction in the country. He said, "I learned about serif and san serif typefaces, about varying the amount of space between different letter combinations, about what makes great typography great." He later stated, "If I had never dropped in on that single course in college, the Mac would have never had multiple typefaces or proportionally spaced fonts." It has a great influence on all the Macintosh line of computers, the iPod, the iPhone as well as the iPad later on. The Macintosh became the first commercially successful small computer with a graphical user interface. He continued, "And since Windows just copied the Mac, it's likely that no personal computer would have them. If I had never dropped out, I would have never dropped in on this calligraphy class, and personal computers might not have the wonderful typography that they do."
Steve loves The Beatles. He has referenced them on more than one occasion at Keynotes. He has also described his business model as The Beatles in the magazine 60 Minutes. But his favorite musician is definitely Bob Dylan, whose tunes he played throughout his youth with his guitar at home. He would discuss the lyrics with his friends. In an unauthorized biography, The Second Coming of Steve Jobs, Steve dated Joan Baez during the late 1970s and early 1980s. A number of sources have stated that Steve had considered asking Baez to marry him. Some people believe he dated Joan Baez mostly because she was Dylan’s ex. I remember when I had to record the song "Diamonds And Rust" that was originally sung and composed by Joan Baez, I had just noticed about that.
"I'm convinced that the only thing that kept me going was that I loved what I did.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And that is as true for your work as it is for your lovers. Your work is going to fill a large part of your life, and the only way to be truly satisfied is to do what you believe is great work. 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So, "keep looking until you find it."

As Time Goes By

"Popular songs don't often get a second chance, especially when they fail the first time around. Its inclusion in one of America's best loved movies transformed "As Time Goes By" into one of our most popular songs twelve years after it initially flopped."
Herman Hupfeld wrote "As Time Goes By" for a Broadway musical play in 1931. In the original show, it was sung by Frances Williams. "As Time Goes By" had been part of the story from the original play. When Warner Bros. turned the play into a movie, they kept the song because Warner owned the publishing rights. The song was re-introduced in 1942 in the film "Casablanca", it was sung by Sam (Dooley Wilson) in the movie, but Wilson could neither play piano nor sing. Warner considered giving him lessons but eventually decided to let him sing only and dub his piano playing by pianist Elliot Carpenter. Composer Max Steiner, hired to write the movie's score, thought "As Time Goes By" was weak and conviced the producer to let him write his own composition to replace it, but the actress Ingrid Bergman had already cut her hair short for her next role in another film and could not re-shoot the scenes which incorporated the song. "As Time Goes By" survived by the timing of a haircut.

Dots 點滴

Steve Jobs,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你不能把生活的點點滴滴在這刻串連起來;只有當你在未來時回顧,你才會明白那些點滴是如何串連在一起的。

都是那些日子(二)

自1996年因緣際會成立自己的廣告製作公司Astor Productions起,旨在為客戶提供度身訂造的設計及製作,對所有合作伙伴、員工,以致自己均要求嚴謹,務求做到不單只客戶滿意,就連整個工作團隊對於絞盡腦汁、日以繼夜創造出來的製成品都感到驕傲。雖然不是每個人會欣賞或認同,但若作品能廣傳甚至被爭相仿效,再辛苦也覺值得。就是本著這個理念,憑著一股傻勁與熱誠,找上幾個志同道合的戰友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所謂奇蹟,哪怕在別人眼中可能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用品,但箇中的滿足感和喜悅,相信任何一個從事創作的人,大概也會會心微笑。

1-1-11

特意趕緊在一月一日前完成手上所有想完成的各種工作,其中包括錄音。本來計劃在平安夜寫一篇關於一個普天同慶的故事,但一直專注於錄製自己的新唱片事宜,唯有擱置動筆。因為總是有一兩首歌未能達到自己的要求,雖不像上一張唱片《forever young.forever love》錄製進度那樣順利,但能得到老闆的信任和「縱容」,快將推出的新唱片相信更充分反映出方文對音樂的任性與堅持。最後終於理想地在三十號前完工,鬆一口氣之餘,還可以在三十一日晚除夕夜從容地走到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前拍煙花照!而且意想不到的是,居然幸運地輕易找到一個絕佳的拍攝位置,就正正對著國金!明顯不是那些有預謀地一早排隊輪候的攝影發燒友,只是慣性地隨便帶備了一部舊式小相機。因為家人剛巧農曆生日,這樣千載難逢值得紀念慶祝的好日子,才到街上隨意走走,邊感受著等候倒數的氣氛,邊說著過去一年的大小事情,悲喜交集。不久,聽見四周人群開始倒數,就在這個時候,那部小相機居然亮起更換電池警告訊號燈!猶豫之際,竟不期然緊張起來!最後連忙更換備用電池,幸好總算趕得上,拍了多張得意Snapshot。看著眼前幻變的「2011」字樣燈飾與璀璨奪目的煙火相輝映,實在美不勝收,倍覺幸福。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天,終於安靜的坐下來動筆,希望好好記下這美好的一天。新的一年象徵新的開始,祝願你我有個好開始!

「第一天」與「最後一天」

「時光不能倒流,但態度可以回轉。」

「維持第一天的熱情,保有最後一天的戒慎!」

史提夫.賈伯斯(Steven Paul Jobs) 製造了世界第一部個人電腦Apple I,是蘋果公司(Apple Inc.) 的創辦人之一。他每天早上會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今天是我這輩子的最後一天,我今天要做些什麼?」

賈伯斯的一段話:「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在人生中面臨重大決定時,所用過最重要的方法。因為幾乎每件事—所有外界期望、所有的名聲、所有對困窘或失敗的恐懼-在面對死亡時,都消失了,只有最真實重要的東西才會留下。」

他又補充說:「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所知避免掉入畏懼失去的陷阱裡的最好方法。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沒理由不能順心而為。」

「第一天」又是什麼呢?「第一天」入學,我們對學校、課本、同學充滿好奇心...「第一天」上班,我們謙虛,願意學習,有衝勁...「第一天」約會,我們心如鹿撞,珍惜相處的每一刻...「第一天」升職,新官上任三把火,雄心壯志,要有所作為...回想我們做任何事的「第一天」,都是我們最有活力的一天。請用最積極的態度渡過每分每秒。

這是我從網路節錄改編而成的,與大家分享。

The Wizard of Oz

Title character of the 1900 book by L. Frank Baum, who tells the Tin Woodsman, "A heart is not judged by how much you love but by how much you are loved by others."

遺失手提電話

今天在外地終於遺失了一部手提電話。「終於」是因為以前一不留神手電就會不見了,最離譜的一次是一天內先後連續遺失兩部!自此以後變得加倍小心,有幸這數年來再也沒有發生過同類事件,於是這部N82一用就用上好幾年——直至今天。
雖然早陣子想過轉用iPhone,但始終沒有實際行動;雖然iPhone有很多我喜愛的功能,但我對這部N82有感情,有更多我喜愛的東西...
當然有點失落,患得患失,或者是時候終結,好像終止一段莫名關係,是解脫?

都是那些日子(一)

很多記者及歌迷們或許有點疑惑,紛紛來信詢問或在專訪中總是提及我的入行經過或我與樂隊《天織堂》的關係。依稀記得當時曾經獲得多個歌唱比賽獎項,並於93年獲得加州紅&BMG全港公開歌唱大賽冠軍後簽約經理人成為全職歌手。因緣際會擔任了《天織堂》客席主音,簽約華星唱片。
其實《天織堂》推出第一張大碟時只有兩人,Henry & Jenny;入行前Jenny 和我早在港台一個歌唱大賽時認識,其後我倆不約而同簽了同一間公司。再後來唱片公司把《天織堂》宣傳為雙主音,實際上我只客串了幾首歌,歌曲計有「搖搖擺擺」Unplugged 版、「接納心歡喜」國語版等;其中一首上榜歌「找一晚快樂」粵語版是商台廣播劇的主題曲, 《天織堂》亦於同年獲得商台叱吒生力軍組合銅獎及TVB最受歡迎創作歌手銅獎。
其後《天織堂》轉投新藝寶唱片,推出了第二張大碟;我就轉簽BMG唱片作個人發展。我們三人昔日的照片和原版「找一晚快樂」及「白貓黑貓」只有在華星的卡拉OK碟才可找到了。至於「白貓黑貓」我是和音,「搖搖擺擺」Unplugged 版就有幾個,我唱的版本只在電台宣傳時播放,基於合約所限,沒有出版。

批評

不要太介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適當接受批評,有則改之,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與你共勉。
我們有時會很在意別人的看法,特別是朋友及家人的意見;朋友的一句說話,我們可能都會耿耿於懷!其實,即使是長期一起生活相處的家人,也不一定能了解你,認同你,何況是各式各樣的朋友。只要我們做好應做的事,真正關心你的朋友及家人即使不能了解你,也會諒解你,包容你,支持你。
我很高興近來每天都收到來自各地歌迷的來信,包括中國內地、台灣、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及香港的網友,多謝您們給我很多寶貴的意見,特別是選曲的建議,可以看出您們對我的關注;素不相識的人給我的鼓勵更感振奮!非常感謝您們的讚賞,歡迎您們日後多些善意的批評,我和我的音樂伙伴必會盡力做好。

forever young.forever love 青春與愛情

不經不覺已經到了二零零九年的十二月,回想起大約半年前開始構想製作新的一輯英文發燒唱片,結果找來已認識多年的Band友麥皓輪先生(Holun Mak)和他合作無間的音樂好拍擋葉建華先生(Keith Yip)一起監製了《forever young.forever love》這張英文HiFi大碟。他倆是香港樂壇以致發燒唱片界屹立超過二十年而真正懂音樂的少數資深唱片製作人。

「青春」與「愛情」相信是人們一直不變的思考議題。
古詩有云:「只要人心活著,青春總有來時。」青春可比喻美好的時光、珍貴的年華。
在此專輯裡收錄了一首點題作品〈Forever Young〉,其中歌詞道:
「Youth's like diamonds in the sun, and diamonds are forever...」意思是:
「青春就像陽光下的鑽石,而鑽石是永恆的...」

那麼何謂愛情?在不同時代有不同的定義。現代定義為:「兩個人基於一定的物質條件和共同的人生理想,在各自內心形成對對方最真摯的仰慕,並渴望對方成為自己終身伴侶的最強烈、穩定、及專一的感情。」很抽象吧?我也似懂非懂。我們都渴望擁有青春,更想擁有愛情,把最美好珍貴的統統留住。我不介意唱別人的歌,能觸動心弦的就是好歌,即使已有成千上萬各有特色的版本,珠玉在前,還是值得一唱再唱,百花齊放。再者現今科技發達,由編曲、彈奏、演唱、錄音,到混音及母帶後期製作,每一部分皆可更上一層樓,精益求精,那怕是再舊的老歌,也可再次勾起點點回憶,甚或當作新歌亦未嘗不可,這樣好歌或許傳揚更久遠,就是永恆。

搬遷

有廣告說:開心買鞋,不開心又買鞋;
我卻是:開心搬遷,不開心又搬遷。
不知怎的,因為種種原因經常要搬家或搬辦公室,一年可以搬上三四次之多!搬遷既辛苦又麻煩,但經過多次訓練,卻累積了不少心得,獲益良多。總而言之,利多於弊。
最近就是因為搬寫字樓,連日來疲於奔命,忙得不可開交。香港人慣性忙碌,甚至扮忙,或許忙碌可以使人忘記,我想總有一天我不會再搬來搬去的。

Accuracy - Punctuality

"Accuracy is everything when the nearest hospital is three days away."
~ Dr. Christopher Hillman

We Are Still Alive!

Some people say that she is still alive! Nice to have 'Facebook' to let people know that we are still alive!

唱自己作的歌難,唱別人作的歌更難,唱別人唱過的歌難上加難!

悼念陳任(Joe Chen)

「做Band仔,一世都是Band仔!」對於陳任這句說話,仍然記憶猶新。

認識Joe Chen(陳任)始於1996年。那時黃毛丫頭的我剛簽約BMG唱片公司,正跟隨恩師Ricky Fung(馮添枝)、Sam Hui(許冠傑)、Ricky Hui(許冠英)、Teddy Robin(泰迪羅賓)等本港著名巨星大哥學習中西流行曲數百首,並組成樂隊HIT Band,於各大酒店私人派對上客串演出。Joe擔任主音歌手的樂隊The Menace在六十年代紅極一時,與Teddy Robin & The Playboys、The Lotus、The Mystics、D'Topnotes等,都是最當時得令的樂隊組合。現在閒時我們還會相約各方Band友好友一起Jam歌或吃飯,一轉眼已超過十個年頭。


醉心音樂愛夾Band的陳任
有說陳任彷彿與英文金曲畫上等號,被視為香港中文唱片騎師鼻祖。個人認為絕不為過。

熱愛音樂的陳任於六十年代投身廣播界,先後服務本港三間電台。最初在商業電台主持年輕人節目,是香港中文電台第一代DJ,亦是引入歐西流行曲的先驅者。其後轉投香港電台,風格獨特,大獲好評。印象中的陳任為人率直樂觀,說話一針見血,從不轉彎抹角,縱橫娛樂圈多年,廣結不少真正朋友,深得大眾的喜愛。離職後曾出任新加坡寶麗金唱片公司行政工作,直至九十年代新城電台啟播,出任勁歌台首任台長,曾有「勁歌老總」的稱號。近年再次為港台主持音樂節目,致力推廣懷舊經典金曲,對廣播界貢獻良多。記得某個星期天晚上,我應邀出席港台Albert Au(區瑞強)主持的現場音樂節目《2000靚歌再重聚》,即席唱了幾首耳熟能詳的經典名曲,赫然發現「一代宗師」陳任就在我面前的控制室隔著玻璃仔細的看著聽著,一臉鼓勵的慈祥笑容!

還有一次Joe到訪Studio,我正在跟Sam和Ricky練歌,他得知我除了特別愛聽The Carpenters外,還會聽很多不同類型風格的音樂,當時就很喜歡聽Tori Amos、Jewel和Sarah McLachlan,還有Jim Brickman等。他便告訴我他第一次聽到《Silent All These Years》這首歌時已很喜歡,還四出推介,但當時多數人都覺得那首歌比較冷門,甚至可以稱得上為另類,不是人人懂得欣賞和接受,恐怕不能成為本地主流流行曲。結果後來改編成王菲主唱的《冷戰》,竟然連當時的卡拉OK都大受歡迎!可見他對音樂觸角的敏銳和堅持。

識飲識食的陳任
陳任很喜歡吃,也很懂得吃,廚藝了得,曾為多份報章撰寫飲食專欄,他告訴我足有八份之多!絕對是多才多藝。在九十年代更先後開設多間食肆,計有私房菜、酒吧、餐廳及甜品店。曾有幸應邀到其府上作客,與幾位熱愛音樂的朋友-包括他聲色藝俱全的歌星太太Alvina-親嘗他真正的私房菜,實為人生一大美事!

身為後輩的我,跟他雖然談不上熟稔,但點滴在心頭...對於收到他於十一月一日因肺癌引起肺炎併發症病逝的消息,覺得很突然,深表惋惜難過,希望他的家人節哀順變,Uncle Joe: Rest In Peace!

Long Vacation 悠長假期

Apologize for temporary stop posting anything for a period because of personal reasons. Please email to fans@astorfong.com for any queries. Thank you for your support!

私人理由,暫時休假,懇請見諒;如有任何垂詢,歡迎來信到fans@astorfong.com,多謝支持!

Release Me

最近跟我認識超過十年的唱片監製兼拍擋黎允文(Henry Lai)茶聚開會,他是圈中少有真正有音樂才華的音樂人,對音樂熱誠和執著,是我欣賞和尊敬的音樂朋友,所以每次江湖救急,我對他一定有求必應,義不容辭。除了一次...

他近年致力於亞洲電影配樂,作品包括《亞虎》、《猛龍》、《三國之見龍卸甲》等。還記得多年前收到他的一個電話,邀請我為他配樂的一部電影重新演繹一首英文歌〈Release Me〉,他說那首歌很適合我的聲線演繹。那時我還沒有聽過那首歌,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首歌,是誰唱的也毫無頭緒!幸好分類是我的強項,搜尋是我的僻好!特別是尋找與音樂有關的東西,我會有加倍的耐性。

那時候,要尋找一些不熟悉的東西,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現在資訊科技發達,足不出户,也能知天下事,確實比以前方便多了。當然最後我必找到那首歌,還意外地發現原來有很多不同的演唱版本!像尋到寶似的,喜出望外之餘,知道Henry原來很了解我的聲線,從那時開始,對他刮目相看。只可惜那時剛巧我與BMG唱片公司有唱片合約,遭到當時的總經理林姍姍反對,說可能未必配合歌手形象,告吹了。那是張國榮與常盤貴子主演的《星月童話》,無緣與已故一代藝術家張國榮先生合作,難免有點唏噓。

還有一段小插曲,那次偶然遇上一位老先生,他很驚訝怎麼一位年輕小姐會懂得欣賞這種老歌,委實心中有愧!

Try To...

Try to appreciate and please people around you, especially people who care about you.

巧合

踏入春天,是香港流行性感冒的高峰期季節。公司全體同事從四面八方或不同途徑感染流感,連不一定在辦公室工作的我亦不例外,我愛看電影和天生敏感,在冷氣十足的戲院被傳染了。結果無一倖免!不幸中之大幸是沒有同事因病請假,仍然盡力緊守岡位,真正發揮團隊精神;作為製作總監,各同事能產生互動效果,提升工作效率,實感安慰。

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我在求學時期曾經修讀醫學護理(Medical Nursing),機緣巧合輾轉涉足出版界、廣告界、唱片界、公關界,以致I.T.界,台前幕後,發展成今日的多媒體製作監製,很難想像與香港流行女歌手楊千嬅一起在醫院共事的日子,更難想像彼此從不同的途徑踏入娛樂圈,但又偶爾在相同所屬的唱片公司或錄音室重遇。

巧合的還有在醫護界任職期間認識的耳鼻喉專科醫生Victor Wong,我某年為香港十大傑出青年週年晚宴擔任表演嘉賓獻唱時我們在席間相遇,才知道他的太太是名人查小欣的胞妹。現在大約每年三月轉季,總會因鼻敏感或喉嚨痛藉以順道探訪已成為我和家人的家庭醫生這位老朋友。更巧合的是,他是本地很多有名的歌手的專用醫生呢!

長久關係(二)

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空間,對不同的事物會有不同的體會或見解,有效的溝通是一段健康關係的長久之重要關鍵。

長久關係

一段關係的長久取決於默契。

See You On Facebook

Dear friends,

Long time no see! You can now share pictures with me, not only words! By using a Facebook account, you can also meet my friends! See you there!


Cheers,

Astor

I Can Still Feel You!

Welcome to my blog everybody! I would like to thank all my friends again, especially some net friends I have never met! Recently, I have received some new net friends’ messages. Yes, it's you! Your support is very important to me. Although many, many friends only browse my blog and leave down no words, I can still feel you! So I promise I will try my best to share with you regularly. Also welcome to send email to me but apologize that no msn, please. Wish you all the best throughout 2008!

等價相對論

想念對方的同時,對方可能也同時在想你;
你是愛對方的,對方也應該是愛你的;
你在生氣時,對方可能比你更生氣;
若感覺被傷害了,對方也可能同時受傷害...

簡單複雜化

假如我們不盡早解決問題,則可能增加問題的嚴重性,或衍生另外一些可能不必要的問題,使原本簡單的問題變得複雜,可能更難解決!

時間考驗

時間可以考驗一切。

Leave and Love

"I have something to tell you
And I know it won't be easy
I've been thinking these past few days
It might be time to leave

You're like a stranger
Then you're a lover
Never the same always hard to believe

I'm caught between goodbye and I love you
Never knowing quite where I stand
I'm caught between goodbye and I love you
Falling both ways nowhere to land
So constantly stranded
I can't understand it
This double life you've handed me
Is like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

If we go on much longer
If my doubts grow any stronger
Then I may have to let you go
If only to survive

Give me a reason
Why should I stay here
I've tried so hard
Just to keep love alive......"

Raise Me Up!

很感謝網友Kevin喜歡【猛龍】電影版《When I Dream》,沒想到這首歌會成為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還有幸成為Kevin個人網頁的背景音樂!

Kevin的話,鼓舞了我,raise me up:

(一)伟人题词
   登高眺远 不断突破既有
   披坚执锐 努力求索未来

(二)亲朋祝福
   感谢在忙碌的生活中仍然记得我生日的亲朋好友.


   特别感谢小猪猪同学以上的作品.

(三)名人Gift
   最意外的Gift嘛 - 应该算是Astor发来的歌曲了.
   <When I Dream>是大片<猛龙>的主题曲,由我们的Astor演唱.
   惊喜之余,就让我把它作为这里的背景音乐,大家一同欣赏吧:)

我的弟弟也是山羊座(摩羯座)的,祝你們事事順利,開開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