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introduce you to my world.
My public life, as columnist, image designer, producer, performer, recording artist, and now as guest music lecturer is well known.
I love to sing, photograph and design. I had a flourishing art business for over fifteen years.
No matter how busy I am, I make time for my family, friends and fans. Here we go!

如何是好(下)

如何製作一張好的發燒唱片?筆者認為是各施各法,各適其適的,因為發燒音響,可以是很個人的,自得其樂嘛。每次我推出新專輯,總有人對我說這樣好,那樣不好⋯能夠製作發燒唱片的,首先必定是對音效有特別要求及認知,行外人不可能貿貿然隨便加入發燒行列的,更枉論可僥倖得到發燒界的認同與垂青。現今科技日新月異,發燒音響可以有普及化的優勢,新入門的發燒玩家門檻也比較相宜,我們一眾發燒族也好像不再是小眾了。君不見各大唱片店現在也特別開設了發燒唱片(Audiophile)專區嗎?從前的發燒唱片全都只會被歸類為爵士樂,感覺真有點怪怪的!尤其很多中文的發燒專輯,或很多純樂器演奏的發燒唱片,特別是中樂演奏,不是爵士音樂吧?!還是大家認為高質素的錄音唱片就等於爵士唱片?高質素的音樂應該不會只讓爵士樂專美吧!
發燒唱片其實歷史也相當久遠的。幾十年前,外國已經有不少優秀的歌手推出過不同的翻唱發燒專輯了。由於翻唱歌曲大多喜歡以爵士手法重新編曲,於是容易予人一種錯覺以為發燒唱片就等於爵士唱片吧!而亞洲發燒市場近年才比較蓬勃發展,東南亞及中國大陸一帶,也推出許多自己本土的發燒唱片,各有特色的。至於香港,最初只有少數獨立唱片公司製作發燒唱片,有些還大部分只是代理發行而已。因此有經驗的發燒音樂製作人確實是少之又少的。
筆者實在慶幸由製作流行音樂輾轉在早年已經有機會參與製作自己的發燒專輯,也間中參與過多張其他人的發燒唱片。記得還在《天織堂》年代時,有天,突然有機會主唱電視劇《少年黃飛鴻》的一首插曲,導演是李仁港先生。相隔多年後,突然有一天又收到電話說導演想邀請我為電影《猛龍》翻唱一首片中非常重要的歌<When I Dream>,在片中及片尾皆會出現,該片的大導演正是多年前聽過我配唱的李仁港。<When I Dream>原唱及作者是Carol Kidd,也曾被Crystal Gayle翻唱,成為一首很成功的翻唱作品。 <When I Dream>這首歌原曲在發燒界非常受歡迎,於是電影版本後來被收錄在我的第一張發燒專輯《ASTOR [ERSTE]》內,成為該碟一首重要的bonus track。由於錄製時是電影配樂的製作形式,以致後來若要收錄在發燒專輯內,結他及後期混音都有需要重做來配合其他歌曲,只有人聲vocal原汁原味的被留下來,跟電影配樂版本是一樣的。
另一錯覺是容易被認為發燒翻唱歌曲是口水歌。多年前盛行街頭隨意擺賣的翻唱卡式錄音帶(cassette)不知是否有出黑膠唱片乎?!製作那些口水歌盒帶多是找一些歌手能模仿跟原唱歌星一模一樣的再錄唱一次,彈奏及編曲也是要盡可能相似的,好像後期出版的卡拉OK伴唱一樣。加上翻唱歌曲的發燒唱片宣傳費用相對全新歌曲的流行唱片為低,於是很多不知名的新人歌手亦相對比較容易推出發燒唱片,甚至有成行成市的現象!因而導致水準參差,高下立見。水準高的當然予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欠缺經驗的新人由於未必懂得如何突顯其個人風格,很容易便會被人錯判為口水歌手了。
若真的想製作一張好的發燒唱片,筆者個人認為必須有誠意,對發燒音樂狂熱地有要求及有相關的專業知識,才不會因為種種理由而影響唱片應有的水準。發燒唱片著重音樂性與音響性的結合,與一般唱片強調音樂性是有所不同的。然而,音樂與音效皆是主觀的,發燒唱片應平衡音樂藝術、創意元素及錄音水平。舉例說,歌手的發燒唱片,可以突顯人聲為主,樂手的發燒唱片,可以突顯主樂器彈奏技巧為主,而還有一些是純音效的試音發燒唱片,可以只突顯音效。因此,突出的發燒唱片,不會是沒有主題或沒有主角的。如何是好?應該不只是用了高級器材及特別的線材錄音就算是好的發燒唱片吧?

No comments: